<璞歸真> 制度下 存在是弱者

再一次,無言的告訴自己
容易信任於粉飾偽裝之下的自己
犯了錯,只會躁急地把自己出賣去
燙著掙扎與妥協的斗大金字門面啊
是唯一沒被完全扭曲的堂皇藉口

趁那一把剃頭刀劃過之前,不得不忍氣低頭

這個世界早已經變了質、走了樣
疾影一閃,衝向高空的鴥隼離巢捕獵了
嘴邊幾根凌亂血漬的羽毛,不時地緩緩飄落
敲醒視若無睹假象,一幕活生生上演的警訊

雖說按時服了降血壓藥,一點也馬虎不得
惟恐叮咚上升的驚嚇指數,再度破了錶
一直以來弱者的心,往往是經受不住的脆弱

再一次,無言的告訴自己
也許是不該讀太多書
沒有夢,才能夠安心一睡到天亮
滴滴答、滴滴答,從不間斷地作響
在寒噤中,清醒著
注定是一件錯誤的痛苦

<閒晃的魚>

擁有資源 就該負擔更多的責任
拿到權利 自然有應盡的義務
但 為何
這黑的世界

流人血的紅
可悲的幻影是什麼
說謊又得到什麼

都忘了
人生 家庭 感情
無法重來
失去了一切
才想用
錢 地位 權勢換
怎麼換 又怎麼重來

或許早點承認 生為人的悲哀
才有機會 明白



何處惹塵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詩班交流總站 的頭像
小詩班交流總站

小詩班交流總站

小詩班交流總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