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饒命啊)))))))))    我不敢說你是夜貓子啦
"三少"  那兩個字  是貓兒自己抓來的啦~~~~



<薰衣草>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在
夢的邊緣 
聆聽相同的調  吟唱迥異曲
喑啞的靈犀  嗚咽著共鳴冷寂
誰家胡琴暗斷弦
折柳音符肆意飄

紅塵喧囂
還入夢中尋解語



<其璇>

(一)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在
夢的邊緣孤芳自賞
非花之夢
鏡花水月
別也東施效顰
東施就是東施
別作西施之夢
雖西施閉月羞花
可東施也有自然內涵
花兒本身就是大地的無聲訊息
靜靜傾聽 成為自己

(二)

天漸漸變黑,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複畫著眉,並將
微白的鬢髮用月光點綴
穿越銀河回到15歲
那熾愛狂戀的青春
對未來的憧憬
初生之犢的勇敢熱情
回看鏡中 心依舊不變
只是容顏改
卻仍然相信
黑是為了光的美而存在

(三)

預言經濟成長數字
有時,流浪貓是先知
忠君 事主
有人是,有人不是
忠非忠 奸非奸
君子如水,小人如油
水與油乃人之所需
善用 為王道
君不君,臣不臣
君選賢臣 臣事明君
百姓豐衣足食歡天喜地
世界大同


<天馬三郎>

(一)
預言經濟成長數字
有時,流浪貓是先知
忠君 事主
有人是,有人不是
起於罵聲 敗於歡天喜地
一灘殘留臭水溝裏淌出的渾水
亂了一手好棋
野心的狼嗅到了機會
那可千載難逢 非打他個措手不及
它的容顏笑意中不忘祭出惡形惡狀
總認為
東牆倒了 西牆能撐半邊天
算計裏又多了銀子又有舞台
了不起一走了之
罵的是歡天喜地 聽的是心有戚戚焉
忘了樹倒 猢猻散
好夢有盡頭

(二)

天漸漸
變黑 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複畫著眉 並將
微白的鬢髮用月光點綴
牛郎和織女的遙望
砍著永不斷落真情的桂樹
神話裏
誰 艷了今晚的色彩
品嚐了滲涼的花露後
風梳柔了一片原野
隔著西窗 心與心的對望
一縷相思 藉夜空中長河
舞著月亮的柔波穿梭而去
眼的觀望 心的奢望
還得把握機會 用
行動燦爛明天陽光的笑容

(三)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 在 夢的邊緣
當春風的夜語亂了雲的節奏
心的起伏便不能由我
許多不被註解的神話
暗夜裏依然閃爍
只忘了明皇眼裡的色彩
凝視兵慌馬亂的年代
貴妃的無奈 換了幾聲嘆息
萬里雲天 滄浪依舊
婉轉繁華逝水 那時的解語

我將
那一朵不解語的花
嵌入貴妃的身影


 
<雅斯博>

(一)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在
夢的邊緣
似醒猶醉
早春的晨蝶常來邀杯
說牠已不記得昨夜
在耳邊呢喃整晚花語的是誰
趁著此刻花香蜜濃
飽足後今夜再入夢裡解

(二)

天漸漸變黑,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複畫著眉,並將
微白的鬢髮用月光點綴
荷塘裡哇鳴也高唱相隨
玉兔說今夜嫦娥還沒醉
后羿和清蟾應酬猶未歸
宮裡的丫環沒人敢去睡
不等了 , 我畫好眉
還是習慣天天醉

(三)

預言經濟成長數字
有時,流浪貓是先知
忠君 事主
有人是,有人不是
貓群的領袖登高一呼
我們要團結才能找到幸福
不管是君還是主
只要大家付出辛苦
終會一起走向康莊之途


<蚊子>

(一)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在
夢的邊緣
渾渾癲癲
時而媚笑.時而發癲.
這抓不住的衝動
像撈不到
飛翔中的羽毛
那水中的月
無言的我
只能守候邊緣
這樣的距離
似近又忽遠
這封閉放了魂的真心
卻無法換得
妳的眷顧與依戀

(二)
天漸漸變黑
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複
畫著眉.並將
微白的鬢髮
根根梳挽.畫起流線.
這用月光點綴的池水
月光映著臉
模糊了人生歲月
流失了那天真
帶走了那精緻的照片
像流轉生死.破滅世間.

能否停一停那流水
靜止湖面
賞一賞豆娘的美
不變的天


(三)
預言經濟成長數字
有時,流浪貓是先知
忠君 事主
有人是,有人不是
忠臣都有孤嘯的特質
有著不願認同的點

納入心中的喊
聽入銀河的真
才能襯出真心的人


<璞歸真>    夜來香/

天漸漸變黑,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復畫著眉,並將
微白的鬢髮用月光點綴
儘管歲月如梭,仍不失為嫵媚
秉燭夜話兩相依偎
似水的胴體,好美
好美

翻浪戲波踩亂了溪水
驚起星子羞怯來作陪
香汗淋漓比肩揚蹄駕鑾轡
消魂閨中馡
一朵巧笑含露花蕾
今夜,任由爾等
陶醉




(一)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 在夢的邊緣 徘徊
無聒噪分貝 也不餵甜如蜜的謊
妳仍穿梭花語間 醉臥在英雄膀
不解語的花 如何勾魂攝魄
總教人百思不解

直到 遇見桐花紛落的小徑上
妳被煙沒的背影 我恍然大悟
曾是山中一朵 美麗的驚喜
為追尋一段 所謂的山盟
最終卻淪為 漂泊城市裡的一朵
一朵不解語的 花魂

(二)
預言經濟成長數字
有時流浪貓是先知
忠君 事主
有人是 有人不是

仗義 直言
有人敢 有人不敢
有時 流浪狗是後覺
應證民生倒退言論

忠何君 端看事何主
仗其義 莫忘直其言
聞有人是 有人不是
嘆有人敢 有人不敢

有時 狗吠火車
只為叫醒 軌道上
吃餌的 貓先知


<友童>
<一>
我意識到一朵不解語的花
頻笑輒落
在夢的邊緣
茫然搜尋著
可能存在的消息
曾經踩踏過的足跡
游游蕩蕩
不知所云
青春歲月
花兒獨自綻放
暗自飄香
羞澀難掩嬌柔
竟也豔冠群芳
無意惹塵埃
不識情何物
為何此心卻難收


<二>
天漸漸變黑
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複畫著眉,並將
微白的鬢髮用月光點綴
曾經的美好歲月
追隨著流水潺潺而去
獨留畫眉的筆
亢自揮灑
怎就畫不出當初的濃密
星子邀和著月兒水中嬉戲
清澈水流倒映出滄桑幾許
遮掩了清純
平添了醉人嫵媚
華燈初上
將就著潤飾的臉龐
再度戲說著人生無常

<三>
預言經濟成長數字
有時流浪貓是先知
忠君 事主
有人是,有人不是
當初的信誓旦旦
給了人們滿懷希望
奈何誓願難伸
空有滿腔熱血
忠臣無所適從
有人竊喜在心
江山變色
指日可待
流浪街頭的貓兒
何時重返主人的懷抱
預知的能力
算不出自己的未來


<秋雨>

天漸漸黑,星子開始返回溪水
我重複畫著眉,並將微白的鬢髮
用月光點綴,期待你的歸來
打開窗子,遙望遠方的天空
尋找一顆屬於你的星
剪下一抹的月色,守候一夜的淒涼
遠遊的你,是否依然?
在消逝如飛的時光裡
拭著淚,揮手告別
夜隨著曙光的到來而去
畫眉的筆依然留在窗前
微白的鬢髮逐漸蒼白
驀然回首,涼淨風恬
細數浮生千萬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詩班交流總站 的頭像
小詩班交流總站

小詩班交流總站

小詩班交流總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